万博体育客户端下载

沧州体育协会

鬼手神医,暴君心尖宠(陆司瀚 乔小白)(热门完结文)

搬运工资源2019-12-18 12:17:14

 第001章,美男大劫1


    寅时三刻,九玄大陆的夜空中,一弯淡月悄悄地隐进了云层里。


    位于南越国京都北郊玄月庄一间奢华的精舍内,一颗夜明珠的盈盈光映下,一位容貌如神祗般尊贵的古装紫袍男子正以一个练功的姿势闭目端坐于一张飘渺着轻纱的床榻之上。


    显然,他练功正练到了玄气的第七重大关!头顶上一缕紫烟袅袅升起,眉心之间一点紫色火印时隐时现地跳跃着,衬得他原本就是南越国美男排行榜上第一的美男脸更显得俊美如妖神降世。


    寅时三刻,紫色的玄幻烟影越来越浓地缭绕裹挟着他的全身,伴随着强烈的紫光散发出来,充盈了整间屋子。寅时三刻过后,紫色的光影开始向外扩散,威力隐隐外泄。


    室外,星月暗淡的苍穹之下,整座玄月庄的周围今晚守护重重,到处都布置了玄月庄的精武者,将个玄月庄守得滴水不漏。


    今夜!关键就是今夜!只要过了今夜的寅时,屋中尊贵的男子就能冲过玄气的第七重大关——紫气东来!


    师父说,天下正宗玄气有九重,最难过的就是第七重——紫气东来这个超级大难关!


    听说,这普天之下的人能过第五,第六关的,也就算是宗师级的大人物了!能过第七关么?也不是没有,但那却是凤毛麟角的高人,都隐世去了。


    就算是现在江湖上响当当的各门各派长门人,诸如那所谓的南有慕容天裕;北有诸葛宇广;东有东方旭;西有太史野君,那所谓的东南西北“四柱擎天”,也不过就是练到第六重,就在第七重的紫色玄气前停滞不前了。


    而此时此刻的陆司瀚是要过第七重的紫气大关!


    就在寅时三刻一过,黑暗中猝然响起了嘶嘶!咝咝的声音!这是什么声音?听之令人毛骨悚然!蛇!有蛇!成千上万的蛇!有人操纵着大批的长蛇向这座玄月庄急速奔游而来。


    同一时刻,夜空中突然“吱——”地炸响了一枚烟花般的响箭!这是一种信号!这信号发出之后,玄月庄上的重重守卫同时受到了各方袭击!


    大批的黑影裹挟着死亡的杀戮气息而来,杀气刹那间充斥了整个玄月庄。


    一个声音凌厉如鬼哭狼嚎般响起在空茫的夜空中:“陆司瀚!今晚就是你的死期!你别妄想冲过这一关!我要你寅时三刻走火入魔!死,无,葬,身,之,地!”


    这个人的声音用的是假声,但用足了内力,将他的声音传送得极远极为恐怖。显然,他的目的是想借此扰乱乔司瀚的修炼,让他分心。


    与此同时,玄月庄的守卫已经和侵入者在黑暗中激烈地打斗了起来,兵器相交之声不绝于耳。所有的侵入者都戴着一个鬼头面具,阴森森的,杀气冲天,武功高强。


    室内的陆司瀚仍然端坐着,只要能过了今夜的寅时,他就大功告成!在此之前,他绝不能受到外界的干扰。否则,后果不堪设想!轻则走火入魔,重则至残损命。


    所以,此时此刻,他的人都在外面和入侵者激烈地打斗,却谨守着他的吩咐,无论任何情况,都不许进来惊扰到他。


    他冲关是一个天大的秘密,他早有布置,层层部署,以为已经将玄月庄布置得成了铁桶,就算是一只苍蝇也别想飞进来了!可不幸的是,他的冲关秘密泄露了!


    咝咝声不停,无数的长蛇爬了进来,却在离陆司瀚五步之外停下,张牙舞爪地吐着血信子,却因惧怕他身上的紫气而不敢上前了!


    但是,当一个戴着鬼头面具的黑影“咻”地出现在他的面前时,陆司瀚神色一乱,一个强大的掌风裹挟着第六重的玄气向他的面上扫来!


    他别无选择,只能出掌!


    这一出掌,正在修炼关头的他登时气血如翻江倒海般逆流,直冲脑门,喉间徒闻腥甜气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手掌和来人接上,立即后退,翻窗而出。


    要是在平日,这南越国放眼天下,武功能赢他的,早就是凤毛麟角。但今天这个玄气只过第五重,第六重尚在中阶的的鬼头面具人却能轻易要了他的命。


    仅仅是这么一掌!他立时气血逆袭,百脉俱损,五脏六腑受伤,翻窗之后,亦口不能言。黑暗之中,到外都是兵嚣相交的打斗声传来,满庄兵荒马乱。


    因为鬼头面具人随后紧紧追来,他既没有喘气的机会,也没有召集下属的机会,情急之中翻身上了一匹宝马。这宝马受了惊吓,被他双腿一夹,便疯狂地奔跑了起来。


    对方怎么可能放过这个唯一能灭他的机会?


    “陆司瀚,我说了,今晚就是你的死期!”


    他又是一口鲜血狂喷!人已昏厥在马背之上。但是,这匹马的速度并没有停下来,他仍然在黑夜中撤蹄狂奔!


    在后面追来的鬼头面具人穷追不舍!但是,他的马却一直追不到前面那匹马。


    他不知道,陆司瀚骑的是一匹千里名驹,而他在黑夜中骑上的却是一匹普通的马。


    陆司瀚虽然昏厥了一下,但这马的速度就象飞一样的狂飙着,他才晕厥过去又醒来,虽气弱如游丝,却死命地抓住了马的缰绳,硬是没有让自己被摔下马来。


    如此,一个逃一个追,居然跑了一个多时辰,直至,天空有了一丝破晓之色,晓色已由朦胧至月白,他们居然追到了一个危险的峭壁悬崖上。


    “哈哈哈!陆司瀚,你果然是死期到了!我看你还往哪里跑!”


    “鬼头面具”仰天长笑,突然就勒紧了马匹,客户端前面已经前无去路,后有他这个追兵,又已经受了重伤,连一个守护都不知道他在此的陆司瀚。


    他狂笑着抽出一支冷箭,拉弓,搭箭,瞄准了陆司瀚!


    “嗖!”的一声,冷箭射出!但见一缕曙光相映,那匹马乍惊之下,“嘶!”的一声长鸣,四蹄扬起,竟然直直的向悬崖峭壁下连人带马扑去!



 第002章,双动奇缘2


    戴着鬼头面具的男子向悬崖峭壁下张望了一眼,但见崖下白色的雾霾缭绕不散,根本就无法让人看到下面的万丈深渊。他这才发现,他们误打误撞地,竟然追到了传说中死亡鬼谷的绝命断崖边缘了!


    这个死亡鬼谷中有一个传说,但凡是走进了死亡鬼谷的,又从绝命断崖中跳下去的人,绝对没有人还能生还!听说只要是生无可恋的人,都会跑到这里来跳下去,一了百了。


    “哈哈哈!”鬼头面具又是一阵仰天长笑,笑声无比地凉薄残忍。笑声未落,他人影“咻”地转身,眨眼离开了这里,但他那难听的声音还远远地传来了一段阴森森的话,“陆司瀚,上天有眼,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谷底。


    虽然曙光微现,但这个死亡鬼谷绝命断崖下却只是一个方圆不到几十方的窄小空间,又是一个深几十万丈的谷底,从上面看的话,根本就看不到谷底的。


    乔雪颜已经在这个鬼谷底下足足被困了半个月之久!


    这一大光早的,她还在一棵小树下的藤蔓吊床上睡得正香呢!突然“嘭!”的一声巨响炸在水潭上,炸得她耳朵生痛,还被惊悚地吓醒了过来。


    她从自己的吊床上跳起来一看!但见一匹白马和一个人影狠狠地砸落在水潭上,砸得潭水直飞三千尺,令人徒感惊心动魄!上面还隐隐约约地传来一阵“哈哈哈”的大笑声!


    她还以为只有她才会碰到这么倒霉的事情呢。原来还有人跟她一样倒霉啊!这人显然也是和她一样,被人害的!


    随着这“嘭!”的一声巨响之后,水潭里就多了一具“漂浮着的尸”!而那匹白马却迅速地在下沉,瞬眼没了踪影。


    没有掉落过这个谷底里的人不知道,这个谷底里有一个很深的水潭,大约占了这个小小空间的三分之一。这个人和她一样,虽然倒霉透顶,却又是不幸中大幸地刚好掉在了水潭上。


    当乔雪颜看清楚掉下来的人影时,不禁秀眉倒竖,一阵气愤地“蹬蹬蹬”,就捋起袖子,卷起裤脚到水潭里捞人了!


    谁特么如此残忍啊!将个客户端踢了下来!瞧这小号的身型,分明就是一个只有六,七岁的客户端吧?!但是,奇怪的是,这客户端居然穿着一身大人的衣裳!


    她走到水里将客户端的长发用力地一揪,将他揪得顿时脸面翻了过来,这一打对面看了一眼,还真是一个约莫六,七岁的男客户端呢!而且,这男客户端长得说不出的英俊美艳!


    她居然被个客户端帅得一脸痴呆了一下!这才居于救人的本能,迅速地伸手就将他抱了起来!先将他抱离水面再说。


    抱着他走出了水潭,乔雪颜觉得这客户端真是奇怪极了!他穿着的居然是一身大人的衣裳,且留着一头长发。乔雪颜的脚好象是被这客户端的衣裳给绊了一下,居然一跤摔倒在地。


    就在她想再次将这客户端吃力地重新抱起来时,这客户端居然猛地里睁大了一双无比好看的狭长凤目!两束如鬼厉般暴谑的眸光“咻”地射出,竟然吓得乔雪颜“啊!”的一声,又摔了一跤!


 第003章,双劫奇缘3


    “放下!”


    一个如鬼厉般无比冷漠的男子声音在乔雪颜的耳边响起,震得她的耳膜都有些生痛!谁在说话?谁?!她一惊一乍地,一丝惊惶之色掠过她惨白的小脸。


    但是,环视了一遍周围的环境之后,她才终于恍然大悟地发现,这声音居然是她怀抱中的小屁孩说的?!什么啊?欠揍吗?装出这么恐怖的声音来吓唬她?!


    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他还能说话?不错啊!但是,说话就说话好了,一个小屁孩怎么能装大人的声音装得这么象啊?这吓死人了!


    她板起脸来教训道:“小屁孩,是你要我放下你吗?你怎么能这样对待你的救命恩人?我是好心从水潭里将你抱上来,你让我放下吗?还是放回水潭里啊?”


    任何人要是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不是应当晕厥过去才对吗?就算他是摔在水潭里吧,怎么可能会说话?


    “放下!”这一次,陆司瀚的声音弱了很多。


    他还没发现自己那欣长又挺拔的身躯已经因为走火入魔,百脉俱伤,五脏六腑受损之故,在摔下来的过程中不停地神奇缩小,缩小,再缩小……


    他一个昂扬七尺的男子已经在摔下来的过程中神奇地缩回到变成一个七岁的小男孩了!而在缩小的过程中,他五脏六腑的受损却在减低……


    他被狠狠地摔下来后还能睁开眼睛,可能就是因为他的身体神奇地成了缩小版!但是,虽然是睁大眼睛,但他的脑袋并不算清醒。


    眯了眯,映入他一双缩小版狭长凤目中的,是一个约莫十四,五岁的小丫头!这个小丫头竟然敢将他抱在怀里!


    他讨厌客户端!从不让客户端碰他一片衣角!对!就算是衣角也不能碰的!客户端是这世上令他感觉最麻烦的一种生物!最毒客户端心!所有的客户端客户端他都好象想将他生吞一样。


    一个小丫头居然抱着他?!他眼花缭乱!晕晕乎乎!一切显得那么的不真实!该死的!他竟然无法动弹!全身都无法动弹,只能任由着一个小丫头将他抱在怀里!


    乔雪颜再次确定,怀里的小家伙真的是在叫她放下他的意思吗?!放就放吧!以为她希罕抱他啊!


    赌气地,小女客户端邪起嘴角,将他放在了地上道:“放就放!姐姐才不喜欢抱着你一个小屁孩呢!你一身泥水脏死了!我不如去救那匹马!”


    乔雪颜丢下小男客户端,虽然听到一声闷哼,她也不想理他了,回头去将那匹白马救上来再说。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从水底里将白马捞了上来,白马却已经死了。


    “白马没救了!中毒身亡!就算是华佗再世也没有起死回生的能力。”乔雪颜宣告了白马的死亡。她是名医,可说是大名鼎鼎的名医,但也没有将死马医成活马的本事。


    发现刚才不要她抱的男客户端没有了声息,她三步并作两步地,走到男客户端的面前,探了探他的鼻息。不好!刚才还是活的,不是还能说话吗?怎么眨眼之间就没了呼吸?


    她大吃一惊后,立即俯下头去,先给这客户端做人工呼吸!她给他呼了好几口,又连忙按压他的胸口。


 第004章,双劫奇缘4


    还好!她是一个极为有经验,享誉全球的医博!虽然是灵魂穿越进一个小姑娘的身体里,但所拥有的权威医学知识随身带了过来。


    按压一阵后,再给他做人工呼吸,男客户端吐出几口潭水之后,又幽幽醒转了!乔雪颜看向小屁孩苍白如死人的脸色时,突然对上了男客户端那双好看的狭长凤目!


    不知为何,没来由地,乔雪颜就浑身哆嗦了一下!怎么搞的?不过就是一个小男客户端吧?怎么会有一双那样戾气的眼睛?!明明只是一个小屁孩嘛,她怎么被他的暴戾眼神给吓了一跳?!


    她可是在抢救他的小命啊!他瞪什么瞪?那眼神冷漠得,让人打从骨子里感觉寒冷又噬血!仿佛他是来自地狱的大魔头一样!再一看,不过就是一个小屁孩嘛!她幻觉了?


    男客户端咳出几口水之后,又缓缓地闭上了眼睛,然后,那眸中寒光隐去,男客户端似乎又晕厥了!令狐水月俯下头在他的胸口上听了听,还好!终于恢复了呼吸,只是呼吸极为柔弱,象随时会断气。


    她坐倒在地上,经过一番抢救,整个人累出了一身的汗水。


    她是半个月前穿越过来的。这个身体是一个十五岁的小姑娘,半个月前被她的师姐叶如意从断崖上狠心地推下来后香消玉殒。


    她在这里被困了足足半个月!仍然找不到出路。没想到现在还掉下来一个小屁孩陪着她。


    所以说,多了一个小屁孩来陪她,她倒是没什么意见。但是,这个小屁孩能不能活过来,她也没多大的把握。


    就算是最高明的医生,对于一个百脉俱损,五脏六腑都受了重伤的小孩,她也是不敢说一定能治活他。


    所幸,这个深谷里最不缺的就是草药!而且,这里还生长着一种罕见的灵芝草!这种灵芝草在现代已经绝迹,她曾在一本古书上看过。这半个月来,她就是靠嚼食这种灵芝草恢复灵气和活力的。


    她采来了这种灵芝草,但小屁孩睡得死气沉沉,气息微弱,随时象要断气,她要怎么将草药喂给他?要是不能喂他吃些草药,他很有可能会在睡眠中永远醒不过来。


    想也不用想地,她将草药放进自己的口中嚼烂了,将药汁用嘴巴喂进小男孩的嘴里。这个深谷里什么器皿都没有,只有竹筒。她半个月来都是靠着烧烤水潭里的鱼和一些薯类草苗度日的。


    就在她将药汁一次次地用嘴喂进男客户端的嘴里时,忽地发现小男客户端在吞服了一些药汁之后,忽地又睁开了一对狭长的冷厉凤目!


    浑身一个哆嗦!这小屁孩的一双凤目仿佛间含着一股这世间最为萧杀的煞气!狠戾暴谑地瞪着她!


    她生生地被吓出一身冷汗!嘴角流下一行绿色的药汁!她愣了愣,竟然不敢再给他喂药,而是,用手背擦了擦自己的嘴角,好象做一了件天大的错事被人恨上一样。


    在陆司瀚微弱地睁开的凤眸中,眼前的少女就象一个小女鬼一样!晨光照耀下,她一头污泥,嘴角边两行绿色的药汁更象小女鬼!只有一双灵动的眸子在惊悚地客户端他时,却犹如仙子一般清灵,宛若不食人间烟火。


 第005章,双劫奇缘5


    虽然是在谷底,从上面看雾霾缭绕,可旭日东升之际,谷底还是可以看得极为清楚的。陆司瀚微弱的眸光之中,一个小丫头正用一双灵动至极的剪水双瞳在瞪着他,这双灵动的秋水明眸象极了他娘亲……


    乔雪颜以为小家伙能跟她瞪眼多久!谁知没瞪一会儿,他就缓缓地闭上了双眸,虚弱得实在不堪一击!也是,她的本尊摔下来时就香消玉殒了,这小家伙还有一口气在已经是奇迹。


    经过这么一番折腾之后,肚子已经咕嘟咕噜地叫了。于是,乔雪颜用树叉到潭水里叉了一串白鱼上来,生了一堆火做烤鱼。做了烤鱼后,她又用树叉熟练地挖了几条蕃薯出来,结个土窑将红薯窑熟当早餐。


    这半个月来,她几乎就是这么吃着过日子的。原本,她醒来时也伤得不轻,犹其腿骨被叶师姐狠狠一踢,背部中掌,摔下来后全身免不了震得骨头都象散架了。


    她最初是爬着用树叉捉潭水里的白鱼烧来吃的。说来也怪,这水潭里就只有这么一种罕见的白鱼。她从未见过这种白鱼,烧熟后味道鲜味至极,每次都吃得她无法停口。


    而这种白鱼似乎是疗伤的圣药!加上灵芝草的功用,吃了它的第二天,她就感觉伤好了一半。再吃个几天,她的伤便奇迹般地全好了!


    原本那匹白马是中了一箭死的,那箭上肯定有毒,所以此刻那匹白马全身都变黑了!然而,潭水里的白鱼却安然无恙,此刻的潭水也是清冽冽的,仿佛不曾受那箭毒的影响。


    她吃了好几条白鱼之后,又吃了一条大大的蕃薯,肚子涨得圆鼓鼓之后,看那小男孩仍然在睡眠之中。


    她虽然喂了些灵芝草汁给他,但想到这白鱼的疗伤效果更佳,她又到潭水里叉了几条鱼,烧熟后,拿过去打算喂给男客户端。


    为了弄醒他,她拿了一根小小的木签对准他的人中就是狠心地一扎!


    男客户端被针扎醒过来,眼皮子一掀,冷芒电射而来!


    乔雪颜这次倒是没有被他的冰冷吓到,她将烧熟的白鱼放在他的眼前晃了晃道:“喂!小朋友!吃鱼!这种鱼可以治你身上的伤噢!”


    小男孩没理会她,掀起眼皮子看她一眼,又阖上了!


    呵呵!不理她?她知道他没有睡着,只是闭上了眼睛。难道是心里接受不了这残忍的事实?其实,他此刻虽然不能动弹,但从那么高的地方摔下来,不死就是神迹了啊。


    “这些鱼是治内伤和外伤的圣药!配合刚才我喂你的灵芝草汁,只要你一日三次乖乖地服吃了,我保你几天后就能走路!你吃不吃?还是,你打算永远躺着不起来了?”


    她的话音刚落,男孩“咻”地再次掀起眼皮!这一次,他一双凤目华光流转,似是清醒了过来一样,瞪着她的目光十分复杂难解,却少了几分冷冽。


    乔雪颜将烧鱼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官方网:“嗯,好香啊!你吃是不吃?吃就张嘴!不吃的话拉倒。我自己吃掉,你就没得吃了。你要是饿死的话,我顶多帮你收尸?”

附:【本作品来自互联网,本公众号不做任何负责】内容版权归作者所有! 

如不慎该资源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麻烦通知我及时删除,谢谢!


【未完待续】

【看全本小说请到公众号后台联系客服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Copyright © 沧州体育协会@2017
beplayer体育下载必威体育官网bw1958万博体育客户端下载乐虎国际唯一官网平台